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

发布时间:2020-06-27

浏览量:176

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坚持为新娘量身打造婚纱罗如豪拒随波逐流

罗如豪在从事婚纱设计师工作约13年期间,一直把这工作当成神圣的专业艺术来看待,从不马虎行事。他认为,设计师和裁缝师之间有一线之差。前者是专业为人们打造量身定製的服装,而后者则是跟着已有的现成版图在布料上挥针缝製。身为设计师,他不愿跟随市场婚纱店的大众化要求缝製“随波逐流”的款式,而以独树一格的风格为艺术作出坚持。

现年39岁的罗如豪是来自砂拉越达叻(Dalat)的全职婚纱设计师,他目前住在距离达叻车程约3小时的诗巫,是少数从新加坡回流到砂拉越的华裔青年。

对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人来说,回流不是简单的决定,因为新加坡币的汇率是马来西亚令吉的三倍,从现实面考量,许多人总难免决定留在新加坡赚新币。加上新加坡逐渐成为亚太区的经济中心,大城市的生活肯定比小地方还要多姿多彩。

罗如豪出生于小康之家,家里有5名兄弟姐妹。达叻是小渔村,发展相当落后,罗如豪自幼在非常淳朴的环境下长大,他的父亲从事饮食业,母亲则是裁缝师。

赴台读整体造型课程

“我童年时常边看母亲用缝纫机缝製衣服,边拿碎布玩,在耳濡目染下,我渐渐对服装设计产生兴趣,学生时代,我在课室里常在本子彩绘各式各样的服装。”

在他成长的年代,即廿多年前,一般民众对服装设计的理解不多,所以,他当时想在毕业后朝设计师方向发展的决定,不获家人支持。

“母亲也是为了我好,因她本身从事缝纫工作,非常清楚这一行吃力不讨好。原本家人想让我去唸商业管理,但我坚持要往服装设计这条路走。当我的升学之路遭到阻碍后,我就到新加坡工作。”

他在新加坡的工厂工作的3年期间,常流连于外面的花花世界,并疯狂闯蕩,虽然他就此开了眼界,但也试过好几次在异乡碰壁。

在外漂浮不定的生活让他开始思乡,因为他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后始终找不到归属感,觉得生活似乎少了一些意义,于是,他最终返回老家。

在姐姐的建议下,他在家乡的一家髮廊担任副手,生活开始慢慢和时尚接轨。2003年,他存了一笔钱到台湾就读海青班。在台湾深造的短短2年内,他接触到整体造型课程,包括服装、化妆及髮型。

对乐天派的罗如豪来说,台湾的生活很不错,但在毕业后,他曾陷入短暂的迷茫期。

后来,他再度回到新加坡,但这一次,他是以游客的身份到邻国透气。他说,上一次离开新加坡以后,本来没有再想重返那儿工作。

不过,当他到当地一家婚纱店探望在该处工作的友人时,该店老闆娘因人手不足,随口询问罗如豪是否愿意工作。

“由于福利和学习环境都不错,于是,我便再度留在新加坡工作,这次一留就是10年。”

指婚纱暴露缺点 女顾客难堪落泪

在新加坡工作期间,罗如豪从零开始,从婚纱店的打杂到设计工作,他都一手包办。

“基本的底工我都有了,所以,我便学习有关婚纱设计的细节。在婚宴里新人是主角,我们必须思考如何为新娘打造专属婚纱。婚纱设计的考量还得配合婚礼的概念和主题,不只是讲求美丽。对我来说,即使婚纱很美,但若婚纱设计和婚礼主题不相配,那还真的可以毁了整场婚礼。”

他认为,婚纱店的责任包括给予顾客最专业的意见,好让他们可以通过婚纱修饰身材,选出最适合自己的服装。

“我向来说话比较直接,曾经因此弄哭一名客人。”

他忆述,有一名女顾客想要试穿一件婚纱时,因为婚纱会暴露她身材的缺点,他就坦白指出不适合。虽然他是出于一片好意,但女顾客听了评语后,仍难过得当场落泪,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因他未料到顾客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后来,罗如豪的同事接手安抚女顾客的情绪,罗如豪也因此被训了一顿。

如今,在婚纱界工作多年的经验早已磨掉他的稜角,让他学会以更圆滑的方式为顾客提供意见。

闯狮城多年疲累 返东马另起炉灶

从商业的角度来说,顾客若喜欢怎样的婚纱款式,婚纱店就理应根据顾客的喜好提供婚纱,但罗如豪非常抗拒这种想法。

他认为,每一场婚礼都很重要,所以,每一次都会根据自己的看法为顾客量身打造最合适的婚纱,才算是对得起当事人。

2012年底,已为新加坡多家知名婚纱店工作多年的他,决定与另两名朋友自立门户开店营业,在创业失败后,他决定先回东马发展。

他说,决定重返老家,主要是因为在异乡闯蕩的生活令他既倦且累。十多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在新加坡找到“家”的感觉,于是,他决定告别外面的花花世界,重返老家安顿生活。

在新加坡创业那两年,他亲手缝製了不少婚纱,他统统运回老家。承载着梦想和回忆,他在活到三十多岁时,才决定在老家重新开始。

“也没什幺好留恋的,想念新加坡的时候,就买张机票飞过去就好。”

狮城诗巫有顾客 婚礼婚纱需相配

“随着年纪越长,我越能感受父母老去所带来的压力。人越是长大,对家的感觉越不一样,能回去就儘量回去。在我所认识的大马人当中,大部分人都是为了钱越过长堤工作,多数不希望长期留在新加坡生活。”

罗如豪说,他现在是新加坡和诗巫两地跑,因为他在两地都有顾客,目前主要是接单为顾客量身製作婚纱,然后再把婚纱卖给顾客或租给顾客。

回到诗巫之后,他在市区租了一个单位充当工作室,里头除了摆许多婚纱,同时还摆了一台小型缝纫机和一座人像。

他始终秉持不打广告的想法经营着自己喜爱的事业,因此,业界或顾客多是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得知他的作品。

“我在本地已有固定的顾客群,这些顾客都愿意付出比市场还高的价钱,去订製婚纱。”

在谈好一门生意之前,他多会先和顾客会面一两次,用心聆听顾客对婚礼的概念和想法,以便可以设计出与婚礼主题相配的婚纱。

自诩为设计师 坚持个人风格

罗如豪对自己的设计有所坚持,所以,他并不同意“改到顾客满意”的作法。

“既然顾客主动上门向设计师订製婚纱,那肯定是他们本身相信设计师的眼光和技术。我在和顾客会面初期,多会先向他们讲解设计图和布料,然后在后来的会面中会继续商讨有关婚纱的设计。”

一般上,顾客都在结婚前3个月或一年多前与他接洽,所以,他有相当充裕的时间为顾客设计婚纱。

婚纱设计在东马是相当冷门的职业,一般人对它的概念也非常有限。他坦承,靠这行吃饭不容易。曾经有好几次,本地一些婚纱店找他缝製顾客订製的婚纱,但他最终却因理念不合拒绝接单。

“婚纱店主要是以利益为考量,所以,婚纱店多会按照顾客的喜好缝製婚纱,但如此一来,婚纱款式就会失去创意和设计感。当你根据别人的要求缝製婚纱时,你并非婚纱设计师,而是婚纱裁缝师,这两者之间有着一线之差。”

他也明白市场的需求,所以他认为,秉持商业角度去经营婚纱店并非坏事,只是他本身对艺术有所坚持。

顾客要穿黑婚纱 家人反对重订製

罗如豪坦言,虽然婚纱设计讲究的是创意和创新,但婚礼不只和新人有关,它同时也和新人的双方家人有关,他认为,在婚礼细节和概念上还是得听取长辈的意见。

“曾经有一个新娘很有性格很前卫。她要我为她缝製一件黑色婚纱,当时,我劝她先考虑清楚再作决定,因为长辈可能对黑色有所忌讳,但她坚持要黑色婚纱,直到婚礼快要举行时,她才因此事和长辈僵持不下,放弃黑色婚纱,临时再缝製一套婚纱应急。”

虽然婚纱设计师的路不好走,但罗如豪靠乐观的本性克服种种难题。

他现在的目标是继续让大众认识自己的品牌,并努力学缝製晚装及童装,以便未来可以开创另外一条道路。

他说,他对外面的花花世界毫不留恋,最重要的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957娱乐平台|城市生活服务|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66psb sunber申博